当前位置: 主页 > 动物 >

中国30年反腐报告:们到底吞了多少钱?

[濒危生态动物]

编辑:生态小编 来源: 未知 发布时间: 2014-09-15 17:44 点击:

  【编者按】上世纪十年代查处的省部官员案件,涉案金额较小,一般为几千或者几万元,最多几十万元。以1999年查处的成克杰(时任全国常委会副委员长)、胡长清(时任江西省副省长)案为分界线,其后涉案金额急剧增加,一般都在几百万、上千万元,甚至上亿元。这些年,他们贪了多少钱,请近30年反腐报告:

  这里指的,是指违法以致犯罪,违纪以致受到撤职、免职、或留党察看两年以上处分,由纪委进行了立案调(审)查的行为。文中省部级官员是指在党委、、政协、、法院、检察院等及国有企事业单位工作的副部级及以上或享受副部级及以上待遇的官员,不包括军队系统查处的官员。

  自时任安徽常委、秘书长洪清源于1986年4月18日被依法,1986年9月19日被,因受贿罪于1987年2月11日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至2014年8月29日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称,时任十二届全国与资源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白恩培,时任山西常委、部部长白云,时任山西省副省长任润厚等3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这28年零四个月间,我国共计查处了181位省部级及以上官员,平均每年有6名以上省部级官员被查处,其中5名为女性。

  2 以来反腐力度大:查处省部级官员48人

  自2012年11月召开以来的近两年中被查处的省部级官员有48人,占181人的26.52%,即以来查处的省部级官员超过1986年至今落马省部级官员总数的四分之一。

  其中2013年查处20人;2014年到目前为止查处27人,为历年之最;2014年已经过去的8个月中,平均每个月查处3名以上省部级官员,超过了过去任何一年的查处力度。

  48人中地方党政机关34人,国家部委局以及协会6人,国企4人,全国政协2人,委1人(),全国1人。其中副国级以上的2人,为时任全国政协副苏荣(副国级)、前任局常委、委(正国级)。

  3 渗透机关:地方党委30人

  省部级官员问题已经渗透到党委、、、政协、十多个国家部委局以及大型国有企业中。其中地方党委30人,地方18人,地方38人,地方政协24人,地方法院6人,地方检察院3人,地方纪委2人,地方部及其他5人;国家部委局、署、(协)会24人;国企25人(其中金融行业10人);全国2人;全国政协2人;最高法1人;委1人。

  可以看出,地方党政机关官员的情形较为严重,省级人民的省部级官员数量最大。同时具有反职能的法院、检察院、纪委、最高、也未能幸免。作为立法机关的地方和全国也都有涉及的省部级官员。

  大型国有企业查处了24名省部级官员,其中金融行业10名,国有四大行中的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各2名。国家部委局中,原铁道部、国土资源部、国家药监局是省部级官员查处人数较多的单位,这可能与这些部门涉及工程和审批较多有关。

  4 涉腐官员职高权大:从到

  省部级,都是某一部门、地区、行业或领域的主要领导或一把手,位高权重自不待言。近年来落马的省部级官员中有6人为党和国家领导人,即副国级以上领导干部,他们分别是(时任局委员、市委)、成克杰(时任全国常委会副委员长、)、(时任局委员、上海市委)、(时任局委员、委),以及苏荣(时任全国政协副)、(前任局常委、会)。

  5 区域分布:广东查处人数最多

  1986年至今,地方党政机关计被查处了126名省部级官员,平均每个省(市、自治区)有4人以上被查处,遍及除港澳台及外的所有省级行政区。也许是因地处西部、自然条件恶劣、经济落后等原因,成为地区唯一一片的天空。

  同时,东部经济发达地区、沿海地区、资源大省涉及的省部级官员明显多于西部地区。广东省查处的人数最多,为9人,其次是山西省,查处8人。东部10省(市)涉及44人,平均每个省(市)4.4人;中部6省涉及33人,平均每个省5.5人;西部11省(市、自治区,无省部级领导被查处,不计)涉及39人,平均每个省(市、自治区)3.5人;东北3省涉及10人,平均每个省3.3人。这表明,中东部经济发达地区及沿海地区是反的重要地区。

  以来,地方党政机关中总计被查处了34名省部级官员,除河南外的中部五省共查处了17名省部级官员。这可能表明,反工作正在进一步推进,同时,也可能表明,随着经济的发展,部内陆地区在推进的过程中,也在进一步蔓延。

  六大趋势

  1 拉帮结派、群体化

  官员相互、利用,其犯案呈现群体化、集团化的特点。他们在上拉帮结派,在经济上互相利用,结成了利益共同体。从公开报道来看,超过30%的省部级官员具群体化特征,省部级官员几乎没有只涉及一人的案例。

  有效预防官员的群体化,需要建立制衡机制,而查处官员群体,应采取“离间计”的方式。

  【四川窝案】

  以来,四川省查处了李春城(时任四川副)、郭永祥(时任四川省文联)、(时任四川省政协),海南省查处了冀文林(时任海南省副省长)、(时任海南常委、副省长),从目前的报道来看,上述人员或多或少与案有所,是官员群体化的案例。

  【山西窝案】

  山西省查处了(时任山西省常委会副主任)、杜善学(时任山西常委、副省长)、令政策(时任山西省政协副)、聂春玉(时任山西常委、秘书长)、陈川平(时任山西常委、太原市委)、任润厚(时任山西省副省长)、白云(时任山西常委、部部长),加上曾任职山西的时任中国科协党组申维辰,更是集团化、群体化的典型。

  以来,江西省查处了陈安众(时任江西省常委会副主任)、姚木根(时任江西省副省长)、赵智勇(时任江西常委、委员),湖北省查处了吴永文(时任湖北省常委会副主任)、陈柏槐(曾任湖北省政协副)、郭有明(时任湖北省副省长),这些案件都带有明显群体特征。

  2003年查处的曾任、省常委会主任程维高案是集团化、群体化的典型案例,所谓“场”名单中的人都与程有所联系,特别是其前后两任秘书吴庆五、更是和程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更早些时候,1990年查处的原铁道部副部长罗云光受贿案也是一个典型,被查处的局级干部有15人,处级干部有19人,科级干部有13人。

  【其他具有群体化特点的涉腐省部级领导干部】

  时任全国常委会副委员长成克杰,

  时任贵州刘方仁与副省长贵,

  时任铁道部副部长张辛泰,

  时任铁道部部长刘志军与党组何洪达,

  时任市委与市副市长(因王落马的官员有22人),

  时任委与副市长王立军,

  时任辽宁沈阳市委副、市长慕绥新(与时任沈阳市常务副市长马向东大致同时被查处,并称“慕马”案,共有122名涉案人员被“”,62人被移送司法机关),

  重庆的秦昌典(时任常委会副主任)与王式惠(时任政协副),涉及厦门远华走私案的时任福建副石兆彬,引发人事地震的韩桂芝(时任省政协),

  时任委常委王军,

  时任国家药监局局长郑筱萸,涉及上海社保大案的时任上海市委,

  前后两任中国建设银行行长,同为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副行长的胡楚寿与于大,等。

  2 以权谋私、家族化

  估计,官员与家属子女有关联的超过60%。有道是“一人当官,鸡犬”,超过30%的被查处省部级官员的家属或亲友或多或少涉及犯罪事实,或者其配偶行贿受贿,或者其子女利用其职权牟取不正当利益。

  从目前的报道来看,案其家属、子女也多有涉及。时任副省长刘克田是因为女儿出国留学,而收受巨额贿赂。时任云南省省长李嘉廷和曾任的程维高是为了儿子而之,李嘉廷甚至说:“我这一切都是为了儿子,无论坦白交代问题,还是别人,都是为了李勃,包括上诉也是为了他。” 程维高主要是为其子程慕阳谋取利益。时任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高严(2002年出逃至今),其亲属在国家电力系统承揽了18个工程项目,总计涉及金额5亿多元。享受副部级待遇的时任华中电力集团公司总经理林孔兴为夫妻受贿。

  鉴于官员家族化,从另一个侧面来说,查处官员可将其家属、亲友作为突破口,而预防,不能只仅仅从官员自身入手,还应从其身边人着手。

  3 权色交易、生活化

  在被查处的省部级官员中,超过40%的被公开报道有不正当两性关系。2010年初,曾报道,2009年17位省部级落马,6人有,落马巨贪九成包养。有的省部级官员直接因为举报或为牟利而最终被查处,时任济南市常委会主任段义和是因为雇人炸而最终被查处。有报道了和五个女人的故事,与建造别墅及购置设备供他们与玩乐,花掉了3521万元。

  被指“与多名女性发生或保持不正当性关系”,被指“,利用职权,女性,搞权色交易”。成克杰沉湎,包养李平。

  4 钱权交易、化

  上世纪十年代查处的省部官员案件,涉案金额较小,一般为几千或者几万元,最多几十万元。以1999年查处的成克杰(时任全国常委会副委员长)、胡长清(时任江西省副省长)案为分界线,其后涉案金额急剧增加,一般都在几百万、上千万元,甚至上亿元。2007年查处的陈同海(时任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案,涉案金额高达1.97亿元。

  5 负隅顽抗、关系涉黑化

  省部级官员作为高级官员,其社会关系网复杂,自不待言,有报道称李嘉廷案涉及的关系网比“厦门远华走私案”还要大;部分犯案省部级官员有很强的反侦查能力,甚至与,举报人。

  从有关报道来看,有省部级官员牵涉其中的四川富商刘汉案件即带有性质。当王怀忠(时任安徽省副省长)知道正在调查其案件时,设置障碍,调查,并试图贿赂办案人员,其反侦查能力表现得尤为突出,给案件的审理造成极大困难;而程维高不仅的调查,而且人,将举报人投中。时任山东济南市常委会主任段义和雇凶将炸,时任河南省副省长吕徳彬雇凶妻,他们的犯为也具有性质。

  当前的“老虎反扑”论,其实指的就是某些使用各种方式和手段,甚至力量反腐,避免被查处,自身既得利益。

  6 外逃、呈现国际化

  部分涉及的省部级官员犯案之初或发觉有关部门在调查自己的时候,便外逃,赃款转移跨国化,即向国外境外转移赃款赃物,这使案件复杂化,侦破的难度更大。这在成克杰和程维高二人身上表现得尤为突出。成早有,将各种赃款赃物转移到其的李平手上;程维高也是早有准备,眼看东窗事发,便将儿子送出国去,并带走了大量的赃款。

  2002年被查处的高严,至今潜逃在外。

  2003年6月被查处的时任华中电力集团公司总经理林孔兴是在外逃途中,被审计署和在首都国际机场拦截下来。

  2003年获刑的原广东副、省高级院长麦崇楷为儿子办了身份证和,然后又让其子披着港商的身份回到内地经商,倒卖土地。

  金融行业因驻外分支机构较多,资金来往密切,该行业的省部级领导干部,更具有跨境跨国的特征。

  原中信集团副董事长金德琴多次利用美元、港元、人民币汇兑的机会进行挪用谋利;

  原中国建设银行行长张恩照所涉案件是在美国蒙特雷县高等法院提起诉讼,属于比较少见的跨国调查。

  从报道来看,案发时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的刘铁男犯罪也具有明显的跨国性。

  日前,有报道称,2011年央行披露的数据显示,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外逃携款超过8000亿元人民币。这表明,预防和治理外逃是反的重点和难题。

  (作者系建筑大学经济与管理工程学院副教授,本文摘自9月9日出版的东方早报·上海经济评论,原文标题《中国省部级官员的现状、趋势与治理(1986-2014)》,有删节)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 责任编辑:生态小编 ]

图说新闻

热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