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动物 >

乌鲁木齐一社区工作人员捡到一只鸟竟是“濒危动物

[濒危生态动物]

编辑:生态小编 来源: 未知 发布时间: 2014-10-22 21:35 点击:

  “刚开始以为是夜鹰,没想到却是一只猎隼。”10月13日,乌鲁木齐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头屯河区)中亚南街道浦东街社区工作人员马洪斌在辖区巡逻时,在边偶遇一只受的小鸟。经专业人士鉴定,才知道它是国家二级动物猎隼。遗憾的是,在等待“认领”的过程中,这只“天外来客”因为重。

  近年来,乌鲁木齐多次发生过居民发现夜鹰、懒猴、山沙锥、白骨顶鸡等珍稀动物的事例。让居民大惑不解:这些原本应该栖息在深山老林里的动物们,为什么频频现身闹市?

  新疆都市报讯 (记者吴长虹 通讯员范晓怡摄影报道)

  巡逻时捡到一只鸟

  10月13日下午,马洪斌像往常一样在辖区内的乌鲁木齐喀什西巡逻,突然发现边趴着一只小鸟。“它一动不动,捡到手里时它扑棱了几下,才知道它还活着。”马洪斌说,这只鸟灰白相间,比的拳头略大,翅膀张开竟达30多厘米,与体形很不符,爪子很利。夸张的体形和翅膀比例,以及一双利爪,让马洪斌想起电视中的鹰。“虽然它挣扎得不是很厉害,但我感觉力度还是挺大的。”当小鸟终于被“降服”的时候,马洪斌才发现,它的颈部秃了一块,虽然没看到血迹,但从它奄奄一息的情况看,显然是受了重。“这是一只什么鸟?怎么会在这里?”马洪斌将小鸟交给同事,自己拿出手机。根据自己眼中鸟的特征和网络上的信息,马洪斌初步猜测这是一只国家级动物夜鹰。因为从没有见过这种鸟,马洪斌不敢大意,和同事们打声招呼,便提前离开将这只“夜鹰”送到社区,请值班同事代为联系相关部门。

  值班工作人员联系到乌鲁木齐市园林管理局野生动植物管理处,接电话的工作人员了解情况后,称将尽快派人前来处理。

  在等待的过程中,社区工作人员小心翼翼地将这只鸟放在纸箱里。“它的叫声很,嘴张开比脑袋还大。”一位工作人员说,其间他们曾尝试给它喂食,可它没有任何反应。

  10月14日一早,马洪斌刚上班就发现自己捡来的这只鸟竟然在夜里了,让他甚是感。不久,乌鲁木齐市园林管理局野生动植物管理处工作人员赶到,在专业人士的鉴定下,这只已经“魂归天外”的小鸟并不是夜鹰,而是猎隼,同样是国家二级动物,且被世界自然联盟红色名录列为“濒危动物”。

  珍稀为何频频现身闹市

  据2008年数据显示,新疆共有108种国家级野生动物,其中国家一级动物有27种,国家二级野生动物有81种,自治区重点动物45种,有益和有经济价值的野生动物有98种。受生态恶化和人为因素影响,这些珍稀的数量正在减少,猎隼就是其中之一。

  乌鲁木齐市园林管理局野生动植物管理处专业人员称,被马洪斌捡到的这只猎隼,显然是一只幼鸟,应该是在迁徙的过程中受到负,重,现在只能制成标本进行保存、研究。

  记者在查询相关信息时发现,近几年,乌鲁木齐市市民多次在闹市珍稀动物。

  2009年10月,市民田先生散步时捡到一只受的山沙锥,是国家二级野生鸟类动物;2012年8月,乌鲁木齐市银川居民黄女士在小区偶遇一只“迷”的欧夜鹰幼鸟,该已被列入《国家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2013年8月,市民王先生在温州街附近捡到一只懒猴,属国家一级动物;2013年12月,市民薛先生在上班途中捡到一只受的丘鹬—国家二级动物……

  这些原本应该远离都市人群、生活在丛林深处的动物们,为什么会“”?

  “近年来,旅游业的发展和人类活动的增强,不断蚕食鲸吞这些珍稀动物的空间,很多动物已退至条件十分恶劣的森林深处活动。”专业人员介绍,当森林深处的条件恶劣到极致时,动物们会冒险回溯,不可避免地闯入城乡都市。“当然,也不排除有偷猎、后逃脱的情况。”

  乌鲁木齐市园林管理局野生动植物管理处工作人员介绍,乌鲁木齐市是候鸟繁殖地和迁徙通道,目前天气转冷,大批候鸟正在迁徙途中或滞留乌鲁木齐市境内,居民在遇到不认识的孤鸟被困时,请及时拨打联系该处,由该处安排专业人员处理。记者手记

  原本应该远离人群的珍稀动物滞留都市,让人不由想起一篇文章—《误入城市的水鸟》—一只普普通通的翠鸟现身闹市,引起轩然大波。

  当城市的面积越来越大,人类生活的足迹越迈越远,动物们的空间只好缩水、再缩水,直至没有了立足之地。如果可以,谁也不会想要远离那片生养自己的茂密丛林,但却身不由己,一头扎进这同样茂密的“钢铁丛林”中。

  它们本是客人,却总是在不经意间迷失、坠落。请它们,为它们疗,送她们上。这里不是它们的归宿,蓝天和森林才是它们的天堂。

  “刚开始以为是夜鹰,没想到却是一只猎隼。”10月13日,乌鲁木齐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头屯河区)中亚南街道浦东街社区工作人员马洪斌在辖区巡逻时,在边偶遇一只受的小鸟。经专业人士鉴定,才知道它是国家二级动物猎隼。遗憾的是,在等待“认领”的过程中,这只“天外来客”因为重。

  近年来,乌鲁木齐多次发生过居民发现夜鹰、懒猴、山沙锥、白骨顶鸡等珍稀动物的事例。让居民大惑不解:这些原本应该栖息在深山老林里的动物们,为什么频频现身闹市?

  新疆都市报讯 (记者吴长虹 通讯员范晓怡摄影报道)

  巡逻时捡到一只鸟

  10月13日下午,马洪斌像往常一样在辖区内的乌鲁木齐喀什西巡逻,突然发现边趴着一只小鸟。“它一动不动,捡到手里时它扑棱了几下,才知道它还活着。”马洪斌说,这只鸟灰白相间,比的拳头略大,翅膀张开竟达30多厘米,与体形很不符,爪子很利。夸张的体形和翅膀比例,以及一双利爪,让马洪斌想起电视中的鹰。“虽然它挣扎得不是很厉害,但我感觉力度还是挺大的。”当小鸟终于被“降服”的时候,马洪斌才发现,它的颈部秃了一块,虽然没看到血迹,但从它奄奄一息的情况看,显然是受了重。

  “这是一只什么鸟?怎么会在这里?”马洪斌将小鸟交给同事,自己拿出手机。根据自己眼中鸟的特征和网络上的信息,马洪斌初步猜测这是一只国家级动物夜鹰。因为从没有见过这种鸟,马洪斌不敢大意,和同事们打声招呼,便提前离开将这只“夜鹰”送到社区,请值班同事代为联系相关部门。

  值班工作人员联系到乌鲁木齐市园林管理局野生动植物管理处,接电话的工作人员了解情况后,称将尽快派人前来处理。

  在等待的过程中,社区工作人员小心翼翼地将这只鸟放在纸箱里。“它的叫声很,嘴张开比脑袋还大。”一位工作人员说,其间他们曾尝试给它喂食,可它没有任何反应。

  10月14日一早,马洪斌刚上班就发现自己捡来的这只鸟竟然在夜里了,让他甚是感。不久,乌鲁木齐市园林管理局野生动植物管理处工作人员赶到,在专业人士的鉴定下,这只已经“魂归天外”的小鸟并不是夜鹰,而是猎隼,同样是国家二级动物,且被世界自然联盟红色名录列为“濒危动物”。

  珍稀为何频频现身闹市

  据2008年数据显示,新疆共有108种国家级野生动物,其中国家一级动物有27种,国家二级野生动物有81种,自治区重点动物45种,有益和有经济价值的野生动物有98种。受生态恶化和人为因素影响,这些珍稀的数量正在减少,猎隼就是其中之一。

  乌鲁木齐市园林管理局野生动植物管理处专业人员称,被马洪斌捡到的这只猎隼,显然是一只幼鸟,应该是在迁徙的过程中受到负,重,现在只能制成标本进行保存、研究。

  记者在查询相关信息时发现,近几年,乌鲁木齐市市民多次在闹市珍稀动物。

  2009年10月,市民田先生散步时捡到一只受的山沙锥,是国家二级野生鸟类动物;2012年8月,乌鲁木齐市银川居民黄女士在小区偶遇一只“迷”的欧夜鹰幼鸟,该已被列入《国家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2013年8月,市民王先生在温州街附近捡到一只懒猴,属国家一级动物;2013年12月,市民薛先生在上班途中捡到一只受的丘鹬—国家二级动物……

  这些原本应该远离都市人群、生活在丛林深处的动物们,为什么会“”?

  “近年来,旅游业的发展和人类活动的增强,不断蚕食鲸吞这些珍稀动物的空间,很多动物已退至条件十分恶劣的森林深处活动。”专业人员介绍,当森林深处的条件恶劣到极致时,动物们会冒险回溯,不可避免地闯入城乡都市。“当然,也不排除有偷猎、后逃脱的情况。”

  乌鲁木齐市园林管理局野生动植物管理处工作人员介绍,乌鲁木齐市是候鸟繁殖地和迁徙通道,目前天气转冷,大批候鸟正在迁徙途中或滞留乌鲁木齐市境内,居民在遇到不认识的孤鸟被困时,请及时拨打联系该处,由该处安排专业人员处理。

  记者手记

  原本应该远离人群的珍稀动物滞留都市,让人不由想起一篇文章—《误入城市的水鸟》—一只普普通通的翠鸟现身闹市,引起轩然大波。

  当城市的面积越来越大,人类生活的足迹越迈越远,动物们的空间只好缩水、再缩水,直至没有了立足之地。如果可以,谁也不会想要远离那片生养自己的茂密丛林,但却身不由己,一头扎进这同样茂密的“钢铁丛林”中。

  它们本是客人,却总是在不经意间迷失、坠落。请它们,为它们疗,送她们上。这里不是它们的归宿,蓝天和森林才是它们的天堂。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 责任编辑:生态小编 ]

图说新闻

热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