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大漠 >

新疆首届科普微电影、动漫、舞台剧大赛探析

[荒漠科普]

编辑:生态小编 来源: 未知 发布时间: 2014-10-08 04:47 点击:

  “没想到这次大赛能吸引众多疆内外人士参与,这种热情让我们看到全社会对于科普事业的空前关注。没想到当科学和微电影、动漫、舞台剧等艺术形式在新疆这片土地上相遇,能擦出这样美丽的火花。”9月16日上午,在新疆首届科普微电影、动漫、舞台剧大赛获作品颁典礼上,自治区科协党组李春阳连用两个“没想到”来表达内心的感受。

  时下,微电影、动漫等成为大众文化中易被人们接受的艺术形式,而在新疆首届科普微电影、动漫、舞台剧大赛中,我们发现,当科学与微电影、动漫等相融合,当人们尝试用人文方式讲述科学知识,这一切带给我们的除了惊喜,更多的是在现代文化引领下,如何科学方法、科学的思索和启迪。

  新疆日报讯 (记者李杨 邹懿摄影报道)

  科学性与艺术性的深度交融

  今年3月,自治区党委宣传部、自治区科协、自治区文化厅、自治区教育厅、自治区文联共同启动了新疆首届科普微电影、动漫、舞台剧大赛。活动立即得到社会广泛响应,短短3个月内,大赛便征集到科普作品368件。“这是新疆第一次举办科普微电影、动漫、舞台剧大赛,在全国范围内由省级单位主办此类比赛也是首次。从比赛结果来看令人惊喜。”自治区科协秘书长米宁说。

  在米宁看来,这种惊喜首先表现在参赛作品的高质量,特别是在科学性与艺术性的深度融合上。

  科学和艺术是人类文明的重要和表现形态。诺贝尔获得者李政道先生曾说过:“科学与艺术是一枚硬币的两面,连结它们的是创造性。”这既是科学,又是艺术规律。“在今天这个时代背景下如何更好地展现科学”是主办方在举办本届科普微电影、动漫、舞台剧大赛中思考最多的问题。的确,透过本次大赛最终获的70部优秀作品,我们看到这次大赛科学性与艺术性相结合,在社会现实大背景下思考科学,在文化的场景中展示科技知识。一件件或通过镜头、或通过人物表演呈现的科普作品,既是科学的,也是文艺的,愈品愈觉意蕴深厚。

  大漠中,艾捷克空灵婉转的音调由远及近,镜头从沙漠全景渐渐聚焦到一个维吾尔族少女的身上,人们发现,少女蹙着眉头,一面向远方投掷着纸飞机,一面心地呢喃着。此时,一首维吾尔族童谣缓缓响起,“我像一只失去翅膀的小鸟,多么落魄和无助,多么想听到您那亲切的话语……”看过获微电影《寻找爸爸》的观众,无不对影片开头的一幕印象深刻。“镜头的运用很到位,再配上极具民族特色的音乐,一下子营造出苍凉悲怆的氛围,影片很。”观众马名宇这样评价。

  大赛评委认为,这部微电影不仅在艺术表现力上十分出色,还体现出很强的科学性。影片讲述了维吾尔族少女古丽的爸爸在沙漠中,古丽通过参加航模培训班,制作出航模飞机,并运用手机拍照和手机定位功能将航模进行,最终成功找到爸爸的故事。

  “故事情节虽不复杂,却展示出航拍、手机定位等先进技术在生活中的应用,同时,小姑娘在完成心愿的过程中历经挫折、反复求证、不断探索的过程,也在一定程度上彰显出科学的内涵。”米宁说。

  科学性与艺术性的交融,还体现在参赛者对新疆元素的关注和运用。这种运用使得这些作品不仅更接地气,而且拥有了独特的艺术特质。

  胡杨是新疆的代表性植物,却少有人知道胡杨长寿的原因。科普动漫《走近胡杨》,首次用动画阐释出胡杨“三千年不”的原因;科普舞台剧《巴音布鲁克草原的天鹅》则通过小朋友的表演,讲述了天鹅的现状。

  “新疆地域辽阔,它丰富的生态及地质的多样性、立体的气候特征等给科普文学、电影的创作提供了很宽的视域,同时还具备很多优秀的文化特质。新疆还有众多的民间故事、民间诗歌等,把这些和科普电影、舞台剧结合起来,通过老百姓喜闻乐见的形式加以,毫无疑问将产生巨大的影响力。”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秘书长尹汉胤说。

  一次却必要的探索

  当新疆科普作家协会副秘书长莉谈及本届大赛的筹备和开展过程时,她用“”二字来形容。

  莉是国家一级作家,同时也是少儿科学童话专栏作家。长期以来,她致力于科普理论研究、儿童文学创作、科普作品创作等。由她创作出版的《回家》《贯穿沙漠的神奇丝带》《木杨杨的烦恼》等科学童话作品深受少年儿童喜爱。因为科普创作人才的匮乏,在我区科学文艺领域,莉曾被誉为“唯一的科普文学作家”。“科普微电影、动漫、舞台剧需要优秀的科学文艺作品作支撑,但新疆在这方面还十分欠缺。可想而知,我们遇到的困难有多大。”莉说。

  科学文艺作品既不同于一般文学作品,也有别于采用理论论述、逻辑推理等抽象方法介绍科学知识的作品。简而言之,它必须拥有科学的内核和文学的外延,让观众既从作品中得到科学的启迪,又能获得艺术的享受。然而,要做的这一点,并不容易。

  莉坦言,比赛开始时,疆内不少高校学生和社会人士热情高涨,报送了大批作品,但遗憾的是,有许多作品要么偏重科普,缺少了艺术的想象空间;要么天马行空,失去了科普的韵味和知识性。一些高校学生报送的作品只是表演课时的演出片断,甚至没有经过创作和剪辑,只能称为“素材”。

  “能看出许多新疆作品有思、有想法,但缺乏专业指导,”莉说,“越是这样,我们越明白,这一次探索注定但更加必要。”

  比赛期间,新疆科普作家协会、乌鲁木齐市文联、天雪文学院联合举办了多次微电影培训班,自治区科协“科技在线”网站开设了科学文艺专题。一大批新疆知名作家、影视界专家进入高校、企业,手把手进行。让《寻找爸爸》的创作者阿不都热木·斯提瓦的尤为的是,著名编剧程万里曾多次前往鄯善帮助他修改剧本。“从一开始对微电影一无所知,到最终获得一等,这个过程很痛苦,但我学到了太多。”阿不都热木说。

  中科院文联原、中国当代知名科学诗人郭曰芳说,运用微电影、动漫、舞台剧来做科普,新疆开辟了先河。万事开头难,但只要下去,一定能够做好。

  科普的全民总动员

  报送368部作品,数百家疆内外科协组织、高校、科研单位、动漫企业、出版机构报名参赛,上千人参与其中……从参与度和影响力来看,新疆首届科普微电影、动漫、舞台剧大赛已掀起一场。

  新疆话剧团在地州巡演期间,团长戈弋利用晚上的时间召集演员参加比赛,所有演员都毫无怨言加班排练;《寻找爸爸》的创作者阿不都热木·斯提瓦的是位科技员,他自己花钱购买2万元设备,带领学生反复排演;民办“小考拉”书屋负责人职永芳和书屋里的孩子们自编自导科普舞台剧;卡尔罗科技有限公司积极制作科普动漫作品《最后的成功》,并计划在新疆……借由新疆科普微电影、动漫、舞台剧大赛的平台,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科普的行列中来,也在参与的过程中感受着科普源流润物无声的浸润与熏陶。

  “我们强调以现代文化为引领,而在现代文化中,科技是最活跃、最有影响力的因素之一。我们相信,当科学与艺术相遇,必然会绽放出更夺目的光彩。”李春阳表示。“没想到这次大赛能吸引众多疆内外人士参与,这种热情让我们看到全社会对于科普事业的空前关注。没想到当科学和微电影、动漫、舞台剧等艺术形式在新疆这片土地上相遇,能擦出这样美丽的火花。”9月16日上午,在新疆首届科普微电影、动漫、舞台剧大赛获作品颁典礼上,自治区科协党组李春阳连用两个“没想到”来表达内心的感受。

  时下,微电影、动漫等成为大众文化中易被人们接受的艺术形式,而在新疆首届科普微电影、动漫、舞台剧大赛中,我们发现,当科学与微电影、动漫等相融合,当人们尝试用人文方式讲述科学知识,这一切带给我们的除了惊喜,更多的是在现代文化引领下,如何科学方法、科学的思索和启迪。

  新疆日报讯 (记者李杨 邹懿摄影报道)

  科学性与艺术性的深度交融

  今年3月,自治区党委宣传部、自治区科协、自治区文化厅、自治区教育厅、自治区文联共同启动了新疆首届科普微电影、动漫、舞台剧大赛。活动立即得到社会广泛响应,短短3个月内,大赛便征集到科普作品368件。“这是新疆第一次举办科普微电影、动漫、舞台剧大赛,在全国范围内由省级单位主办此类比赛也是首次。从比赛结果来看令人惊喜。”自治区科协秘书长米宁说。

  在米宁看来,这种惊喜首先表现在参赛作品的高质量,特别是在科学性与艺术性的深度融合上。

  科学和艺术是人类文明的重要和表现形态。诺贝尔获得者李政道先生曾说过:“科学与艺术是一枚硬币的两面,连结它们的是创造性。”这既是科学,又是艺术规律。“在今天这个时代背景下如何更好地展现科学”是主办方在举办本届科普微电影、动漫、舞台剧大赛中思考最多的问题。的确,透过本次大赛最终获的70部优秀作品,我们看到这次大赛科学性与艺术性相结合,在社会现实大背景下思考科学,在文化的场景中展示科技知识。一件件或通过镜头、或通过人物表演呈现的科普作品,既是科学的,也是文艺的,愈品愈觉意蕴深厚。

  大漠中,艾捷克空灵婉转的音调由远及近,镜头从沙漠全景渐渐聚焦到一个维吾尔族少女的身上,人们发现,少女蹙着眉头,一面向远方投掷着纸飞机,一面心地呢喃着。此时,一首维吾尔族童谣缓缓响起,“我像一只失去翅膀的小鸟,多么落魄和无助,多么想听到您那亲切的话语……”看过获微电影《寻找爸爸》的观众,无不对影片开头的一幕印象深刻。“镜头的运用很到位,再配上极具民族特色的音乐,一下子营造出苍凉悲怆的氛围,影片很。”观众马名宇这样评价。

  大赛评委认为,这部微电影不仅在艺术表现力上十分出色,还体现出很强的科学性。影片讲述了维吾尔族少女古丽的爸爸在沙漠中,古丽通过参加航模培训班,制作出航模飞机,并运用手机拍照和手机定位功能将航模进行,最终成功找到爸爸的故事。

  “故事情节虽不复杂,却展示出航拍、手机定位等先进技术在生活中的应用,同时,小姑娘在完成心愿的过程中历经挫折、反复求证、不断探索的过程,也在一定程度上彰显出科学的内涵。”米宁说。

  科学性与艺术性的交融,还体现在参赛者对新疆元素的关注和运用。这种运用使得这些作品不仅更接地气,而且拥有了独特的艺术特质。

  胡杨是新疆的代表性植物,却少有人知道胡杨长寿的原因。科普动漫《走近胡杨》,首次用动画阐释出胡杨“三千年不”的原因;科普舞台剧《巴音布鲁克草原的天鹅》则通过小朋友的表演,讲述了天鹅的现状。

  “新疆地域辽阔,它丰富的生态及地质的多样性、立体的气候特征等给科普文学、电影的创作提供了很宽的视域,同时还具备很多优秀的文化特质。新疆还有众多的民间故事、民间诗歌等,把这些和科普电影、舞台剧结合起来,通过老百姓喜闻乐见的形式加以,毫无疑问将产生巨大的影响力。”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秘书长尹汉胤说。

  一次却必要的探索

  当新疆科普作家协会副秘书长莉谈及本届大赛的筹备和开展过程时,她用“”二字来形容。

  莉是国家一级作家,同时也是少儿科学童话专栏作家。长期以来,她致力于科普理论研究、儿童文学创作、科普作品创作等。由她创作出版的《回家》《贯穿沙漠的神奇丝带》《木杨杨的烦恼》等科学童话作品深受少年儿童喜爱。因为科普创作人才的匮乏,在我区科学文艺领域,莉曾被誉为“唯一的科普文学作家”。“科普微电影、动漫、舞台剧需要优秀的科学文艺作品作支撑,但新疆在这方面还十分欠缺。可想而知,我们遇到的困难有多大。”莉说。

  科学文艺作品既不同于一般文学作品,也有别于采用理论论述、逻辑推理等抽象方法介绍科学知识的作品。简而言之,它必须拥有科学的内核和文学的外延,让观众既从作品中得到科学的启迪,又能获得艺术的享受。然而,要做的这一点,并不容易。

  莉坦言,比赛开始时,疆内不少高校学生和社会人士热情高涨,报送了大批作品,但遗憾的是,有许多作品要么偏重科普,缺少了艺术的想象空间;要么天马行空,失去了科普的韵味和知识性。一些高校学生报送的作品只是表演课时的演出片断,甚至没有经过创作和剪辑,只能称为“素材”。

  “能看出许多新疆作品有思、有想法,但缺乏专业指导,”莉说,“越是这样,我们越明白,这一次探索注定但更加必要。”

  比赛期间,新疆科普作家协会、乌鲁木齐市文联、天雪文学院联合举办了多次微电影培训班,自治区科协“科技在线”网站开设了科学文艺专题。一大批新疆知名作家、影视界专家进入高校、企业,手把手进行。让《寻找爸爸》的创作者阿不都热木·斯提瓦的尤为的是,著名编剧程万里曾多次前往鄯善帮助他修改剧本。“从一开始对微电影一无所知,到最终获得一等,这个过程很痛苦,但我学到了太多。”阿不都热木说。

  中科院文联原、中国当代知名科学诗人郭曰芳说,运用微电影、动漫、舞台剧来做科普,新疆开辟了先河。万事开头难,但只要下去,一定能够做好。

  报送368部作品,数百家疆内外科协组织、高校、科研单位、动漫企业、出版机构报名参赛,上千人参与其中……从参与度和影响力来看,新疆首届科普微电影、动漫、舞台剧大赛已掀起一场。

  新疆话剧团在地州巡演期间,团长戈弋利用晚上的时间召集演员参加比赛,所有演员都毫无怨言加班排练;《寻找爸爸》的创作者阿不都热木·斯提瓦的是位科技员,他自己花钱购买2万元设备,带领学生反复排演;民办“小考拉”书屋负责人职永芳和书屋里的孩子们自编自导科普舞台剧;卡尔罗科技有限公司积极制作科普动漫作品《最后的成功》,并计划在新疆……借由新疆科普微电影、动漫、舞台剧大赛的平台,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科普的行列中来,也在参与的过程中感受着科普源流润物无声的浸润与熏陶。

  “我们强调以现代文化为引领,而在现代文化中,科技是最活跃、最有影响力的因素之一。我们相信,当科学与艺术相遇,必然会绽放出更夺目的光彩。”李春阳表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 责任编辑:生态小编 ]

图说新闻

热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