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旅游 >

“驻村规划师”把论文写在了杨凌村居上

[生态旅游论文]

编辑:生态小编 来源: 未知 发布时间: 2019-05-30 10:57 点击:

  央广网西安9月28日消息(记者黄立新 张美)乡村建设来了“规划师”,一待就是几个月。有了驻村规划师,村民盖房子不再是简单、任性、随意,工人施工不再赶进度、粗枝大叶。早在2016年,杨凌农业高新技术产业示范区下辖杨陵区与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合作,由20名教师、研究生组成驻村规划师队伍入驻王上、杜寨、上川口、崔西沟、黎陈、毕公、新集、姜嫄8个“乡村振兴建设示范村”,驻村规划,送“设计下乡”,提供“定制化”改建方案,师生把论文写在杨凌大地上,杨陵区的美丽乡村建设有了科学规划、驻村指导。

  记者在杨凌区王上村见到驻村规划师李捷扬的时候,首先注意到了他那双沾满泥土的帆布鞋,鞋子一圈白色的橡胶边已经成土灰色、原本黑色的鞋面泛起“盐花”。王上村的美丽乡村建设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3组街道上的敲砖声、房顶门头的电焊声、挖掘机不时扬起灰尘,几位四五十岁的乡党围坐在新修建的门前花园闲谈。王上村正在一片嘈杂声中照图施工、旧貌换新颜。

  王上村有3个村民小组,同时进行着160多户建筑外立面、村委会、废弃小学的等施工,施工建筑面积近5000平方米。与很多农村大规模乡建不同,王上村不再户自为战、随意加盖,民居既不是前几年生搬硬套的仿古建筑风格,也不是灰瓦马头墙的徽派设计,这里是最新派的关中民居风格,村民屋前的小庭院由红砖和石笼砌成半人高的围墙围着,现代又环保,整幢建筑外立面用红砖造型、省料又美观。

  驻村规划师李捷扬说:“在立面中,我们将原先拆掉的罗马柱隔挡与村民的部分建筑废料收集起来装制的石笼中作为门前庭院的隔挡,希望通过艺术化的处理来变废为宝,传承乡村节俭低碳的观念。”

  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几名驻村规划师在王上村已经驻扎了2个月,跟进着整个村258户村民的旱厕改水厕、建筑立面、村公共设施的,大到设计图纸的修改,小到一砖一瓦如何造型,他们亲力亲为。之前听不懂的关中方言他们渐渐地耳熟能详,他们也开始蹲在桌子边吃大碗扯面,还配上生吃大蒜。王上村党支部李社宏说:“村里这些工程施工没有他们还真不行。”

  毕公村环东汉伏波将军马援的祠堂而建,村周围阡陌纵横,是陕西关中平原典型的大田农业典型景观。4个村民小组有520户人家,正在进行中的美丽乡村建设包括前街街巷整治、厕所及部分雨水管网。2016年毕公村人均收入就已达15960 元,村容村貌缺乏特色、空间建设落后格外显眼。

  “以苗木为主导产业、以马氏文化为特色的现代化美丽田园村庄”是驻村规划师们对毕公村5年规划建设的定位。毕公村所在的五泉镇是中华马姓的发祥地,驻村规划师借助马氏文化建造马援祠、全域旅游概念规划建筑布局。多项工程规划一旦落地让驻村的两位女规划师汲取了民俗、民间智慧。

  驻村规划师蕾说:“我们在设计厕改时将农户厕所设置在后院西侧、储物间在东侧,公示之后受到了不少村民的反对。一交谈才知道关中农村习惯厕所要靠在东边。我们马上做了调整。新蓝图的设计、施工只有尊重当地习俗,才能把好事办好。”

  毕公村设计规划与实际的碰撞还有很多,在不断的沟通中,毕公村的规划不断完善、村民们对驻村规划师的认可也与日俱增,实现了共建、共享、共同规划。在已完成前街街巷整治的毕公村3组,记者看到了正在门前花坛浇花的村民马莉,她笑盈盈地和记者身边的两位驻村规划师打招呼、拉起家常。

  崔西沟村崔重军家院墙、楼外立面还有几天就要完工了。她家开了11年农家乐,这是第一次有专业设计师从里到外设计装修。看着窗户上新加的亚克力窗套和外立面上搭起的脚手架,她脸上笑开了花。

  崔重军所在的崔西沟村多年前就开始发展农家乐,依托杨凌农业科技、农业种子资源、城边优势,研学、团体、散客接待让崔西沟村的农家乐生意应接不暇、如火如荼。但近几年,同质化竞争发展、村容村貌不协调、落后、家园意识淡薄等因素让这个以农家乐闻名的村子风光不再。

  研究生二年级的徐原野今年6月开始驻村崔西沟,3个月来,他跟进崔西沟环村道、部分民宅墙立面的设计、,“朝七晚十”已经成了他的工作常态。崔西沟的村建主要包括主街、村委会、环村、民宅立面、村庄休闲体验区建设等,如今,水厕已经100%覆盖。徐原野内心意识更着眼于从乡村规划上村风民俗,用衣、食、住、行到街边的一草一木的建设影响、提升村民的文明意识。

  生产发展、生活宽裕、乡风文明、村容整洁、管理是美丽乡村建设的重要内容。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院长杜志雄在“乡村振兴杨凌论坛”上说:“乡村振兴战略涵盖农村经济、、文化、社会、生态,五位一体的建设。村一级更是乡村振兴的主阵地。”

  崔西沟村民崔忠科说:“已经把戏台子搭起来了,我们村民得把戏唱好,而不是当围观者、旁观者。”

  乡村振兴既是物的振兴,更是人的振兴,驻村规划师用“设计下乡”探索“陪伴式乡建”、“进行时规划”模式赢得了村民信任。陕西村镇发展与建设研究中心主任段德罡说:“乡村建设不只是空间、物质层面的建设,也是产业经济、乡村文明、社会秩序的建设,驻村规划师带设计下乡改善了当地、村民对于美丽乡村建设的思想观念,也改善了农户对美丽乡村建设的认知和公共责任意识。”

  富平县规划局局长 高莉:驻村规划师的工作方式就是主要以兼职的方式来做的,每周他们会现场来指导一天,每个人指导三到四个或者三到五个村庄。富平县怀阳村村民 王彦宁:你闻一下这个霉味,先闻一下味,然后再摸一下墙,这床全是潮的。

  驻村规划师制度的实行,给村落注入了新的活力,也带来新的。富平县新庄村村支书 官军良:光靠支部这套班子也不行,光靠他们规划师来规划也不行,这就是互相配合。

  十年前,受日本大地艺术祭的影响,叶敏在广州越秀区农林街竹丝岗社区,以“居民需求”为切入的规划实践,了“艺术除了好看,还有什么用”的探索。“扉美术馆扎根竹丝岗社区十年之久,于安静办公与熙攘生活之间的一片小天地,很多时候是大厦上班一族闲暇抽烟之所。

  乡村建设来了“规划师”,一待就是几个月。有了驻村规划师,村民盖房子不再是简单、任性、随意,工人施工不再赶进度、粗枝大叶。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 责任编辑:生态小编 ]

图说新闻

热点图片